• banner
成功案例
环保板块遭遇风暴,国资救场有选择性

新增诉讼、仲裁事项的公告显示,三起诉讼案件涉及金额3亿多,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逾8.8%。

自去年以来,关于盛运环保的此类新闻已经不足为奇了。报道太多,以至于已经无法统计清楚盛运环保到底欠了多少债,其惨状可见一斑。

这一年以来,盛运环保一直在麻烦中“撒泼打滚”,业绩下滑、债务临门,大股东开晓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其所持股份全部冻结。

2018年以来,盛运环保债务危机持续发酵。从4月份开始,欠款诉讼似雪片飞来,开晓胜所持的股份已被各地法院十余次轮候冻结,甚至受到交通限制。截至到 2018 年6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72.30%。

盛运不是一个人在哭泣。

盛运环保的遭遇不是个例,而是近一年来发生在环保上市企业身上的普遍现象。自去年以来,环保版块问题频繁,多家环保上市企业陷入危机。三聚环保两个半月亏7.7亿元,蒙草生态高管减持、商誉暴雷,神雾环保陷入套路门、永清环保大老板被带走调查、至今未归……,坚挺的环保A股们齐刷刷给人们来了个大“跌”眼镜。

今年5月,东方园林遭遇史上最凉发债后,市值遭受腰斩。以29.23亿元的捐款额在2016年胡润慈善榜上排名第三的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最终也因为企业缺钱转让股权筹集资金。

多家上市环保企业齐栽跟头,除了自身问题也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在这场动荡中折戟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因为战线拉得太长,弹药供给不上,导致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变得极其脆弱;而从去年开始,国家推动了PPP清库等一系列去杠杆措施,这一变动让一众手握杠杆的企业从攻城略地转为清偿债务,最终陷入危机。

现金流吃紧加上融资困难直接导致资金链断裂,有企业最初想使用短偿还期、高成本的非传统渠道获取资金,以度过危机。然而,这完全是抱薪救火,最终陷入了更深的债务旋涡中。

地方国资出手救市。

进入10月份以来,随着上市企业债务风暴的进一步恶化,股权质押的风险引起监管高度重视。证监会和银保监会分别提出允许上市公司募集配套资金可部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债务,和鼓励保险机构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更积极地参与解决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流动性风险。

截止目前,地方国资纷纷下场接盘民营企业股权,包括深圳在内,山东、福建、四川、河南等十余个省市的国资均已出手。

7月23日,三聚环保公告称,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三聚环保的实际控制人,大股东质押危机暂时缓解。

10月9日,永清环保与湖南金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永清集团拟向后者转让其持有的不超过30%的永清环保股份。

10月18日,东方园林宣布出让股权引入国资, 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及唐凯先生拟出让占东方园林总股本不低于10%的股权,转让股权所筹集资金将用于归还股票质押融资,以大幅降低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

国资入股后,一些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危机已经暂时解除。据报道,深圳国资出资100多亿向注册在当地的A股上市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这一消息让深圳本地股集体爆发,在10月15日全天20只股票强势涨停。

但是,对一些债务危机已经暴露并且陷入困境的公司来说, 救助难度更大。部分债务危机已暴露的上市公司引入国资之后,其债务问题至今仍未能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各地国资出手救助的对象部分为注册地在当地的上市公司,且更倾向于前景可观的公司,这意味着有些公司只能自救。

事实上,早在5月23日,盛运环保就与四川国企川能集团签订协议,拟将开晓胜将其所持13.69%股份换取后者不低于156.75亿元的投资。但截至目前,股权转让尚未完成。

东方园林最终以投入“国资”的怀抱终结了危机,三聚环保、永清环保等也都割肉引入战投,盛运环保将走向何处,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