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
新闻动态
2017年梦幻式上涨已成过去,今年纸价寒气逼人
 截至目前,今年的废纸价格已从每吨3000元上方跌去了三分之一;常用的瓦楞纸价格也从5月价格高点掉头向下。
 
  从“金九银十”到“黑九灰十”
 
  自5月开始,造纸和纸制品两个行业的出厂价格指数环比都在不断下降,唯有纸浆制造价格指数环比走升。不过,9月,前期一直上涨的纸浆制造出厂价格也出现下降,造纸和纸制品制造的下降幅度当月也明显放大。
 
  下跌的纸价让造纸企业望而却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工业行业统计数据显示,9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机制纸及纸板(外购原纸加工除外)产量达到989.9万吨,同比下降4.7%。1-6月累计产量达到8866.4万吨,同比下降1.1%。而即便是产量减少,也未能阻止纸价下行的脚步。
 
  从统计局发布的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来看,在上旬和中旬两次统计中,纸浆(漂白化学浆)和高强瓦楞纸价格均在连续下跌。
 
  上一轮纸价大涨始于2016年下半年,随着环保政策不断趋严,国内各种纸品需求大增,而造纸业因环保要求产能压缩,供不应求之势愈演愈烈,纸价大涨。
 
  此外,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方案中表示未经分拣的废纸于2017年年底前“禁止进口”。长期以来,我国造纸企业依靠进口回收纸维持生产。因此,该消息一落地,纸价便迎来全面大涨。此外,燃料、运输成本上升均助推了上一轮纸价反弹。
 
  相关统计显示,2016年、2017年上半年造纸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分别增长7%、14%,利润总额同比分别增长16%、41%,行业景气度明显回升。
 
  不过,进入2018年,情况大不相同。根据最新公布的《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在2019年12月31日起被列为禁止进口的32种固体废物中,废纸不在其中。这也意味着,到2021年我国仍将允许进口废纸。受此影响,国废价格一路走低,直接导致原纸价格承压。
 
  产业链企业“几家欢喜几家愁”
 
  纸价波动,对产业链上的企业来说,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纸价上涨期间,造纸企业自然乐不可支,但对下游的印刷包装企业来说,却是一块“鸡肋”,因为一旦原材料上涨过快,这些企业由于长期合同已经签订,不能随意变动价格,面临利润大幅压缩的局面。
 
  纸价的剧烈波动对行业带来的另一大弊端就是,企业不能准确把握价格周期,一旦价格下跌而产能恰好过多的时候,造纸企业常常被套。
 
  据统计,2017年我国规模以上造纸及纸制品企业合计6681家,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52万亿元。2017年我国纸浆总产量(包括木浆、非木浆和废纸浆)为7949万吨,表观消费量为10051万吨,其中木浆生产1050万吨,消费3152万吨。
 
  此外,我国年各类用纸消费量1.1亿吨,人均在77-78公斤,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57公斤。
 
  业内人士表示,纸浆作为造纸工业中重要原材料,行业市场化程度高,市场主体多样,价格波动频繁,企业避险需求强烈。同时,中国正成为全球商品浆新增需求的主驱动力,商品浆对外依存度高,需要用战略的思维提高话语权。
 
  纸企迎避险投资新阶段
 
  “木浆是全球主要的大宗贸易商品中极少数没有成熟期货市场交易的商品。中国高份额进口的全球大宗商品铁矿石、大豆、橡胶、木浆中,只有木浆目前没有期货市场。中国、西欧和美国是三大纸浆市场。”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高琳琳表示。
 
  据了解,纸浆是造纸的原料,根据工艺方法可将制浆分为化学法制浆、化学机械法制浆、机械法制浆,制浆原料通常包括木材、竹材、非木材(包括稻麦草、芦苇、蕨渣)及废纸。
 
  “从供需数据角度来看,全球商品浆市场趋向于供需平衡,然而,市场是动态的,在分析预测的时候需要关注:新产能推迟或取消、汇率变化、商品浆市场低迷导致现有产能关停、不同浆种的非正常价差导致不同的供需结果、中国小厂关停、大厂开工率提升、木浆用量增加、不同浆种产能的转换等。”高琳琳指出。